圖為伊拉克阿莫利的什葉派民兵。打擊ISIS的行動調整了奧巴馬總統全球戰略的重心。
  中新網9月15日電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發表文章稱,對ISIS開戰可能會分散奧巴馬的戰略重心。奧巴馬總統決定為打敗伊拉克與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簡稱ISIS)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這表明他調整了自己任期剩餘時間里國際政策的優先順序。
  問題是,對於奧巴馬期望留下的能定義他的第二任期的政治遺產,這樣做究竟會產生負面作用,還是帶來積極影響?
  在這一刻之前,奧巴馬在中東地區的首要任務一直很明確: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
  文章稱,本周湊巧來到華盛頓進行常規“戰略對話”的以色列官員立即提出,ISIS會分散美國在這項任務上的註意力。他們擔心,發現自己與美國站在同一邊抗擊ISIS的伊朗會以此為籌碼,迫使奧巴馬做出讓步。
  “ISIL是一個五年問題,”以色列戰略部長尤瓦爾·施泰尼茨(Yuval Steinitz)在奧巴馬10日夜間對全國發表講話之前幾小時說。他話里採用的是奧巴馬政府提到這一遜尼派極端組織時使用的縮寫。“而擁有核武器的伊朗是一個持續50年的問題,”他說,“影響要大得多。”
  其他一些以色列官員也對奧巴馬政府發出警告,稱美國的新舉動將助長伊朗奪取地區主導權的野心。
  分析指出,施泰尼茨的觀點或許會被證明是正確的。11年前,布什政府出兵伊拉克的決定就分散了美國在許多方面的註意力——最突出的就是阿富汗戰爭——而伊朗利用那段時間極大地提高了生產核燃料的能力。不過,事情還有另外一面:五年來,奧巴馬一直明確表示他在尋找一種跳出中東泥潭的方式,而這一次,倘若他10日晚間描述的戰略得到很好的實施,他可能有機會重新確立美國在該地區的信譽。
  “如果事情進展順利,美國的行動被視作切實有效,政治資本可能就會隨之產生,”理查德·N·哈斯(Richard N. Haass)說。他曾先後在兩位布什總統的政府任職,而奧巴馬稱前者為自己最欽佩的聯盟建設者。“存在把它變成對中東地區的一種投資的機會。但是這將需要經常留意我們行進的方向,確保政府那些更宏觀的目標不會偏離軌道。”
  文章指出,奧巴馬的現任及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最擔心的,就是偏離軌道。早在ISIS出現之前,他們就會看著日曆,憂心忡忡。
  奧巴馬一度認為,將美國的重點轉向太平洋地區,是他為美國優先策略的“再平衡”所做的最大的長期貢獻。曾擔任奧巴馬國家安全顧問的湯姆·多尼隆(Tom Donilon)經常這樣描述此事:“我們接手了這樣一個世界:對中東投入過多,而對亞洲投入過少。”
  此外,奧巴馬在演講中對自身策略的機會成本隻字未提:他如何能確保把美國60%的軍事力量放在太平洋地區——這是國防部已然提出的目標——同時又要加大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作戰力度?他將如何協調這一策略與他一周前剛剛做出的承諾,即增強北約(NATO)在東歐的軍事存在——屬於另一項長期工作——從而遏制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V. Putin)領導下的俄羅斯?抑或是,他把全世界的註意力集中到全球變暖和網絡攻擊等長期威脅上的意願又該何處安放?
  截至目前,奧巴馬的國家安全團隊表示,這些努力並非相互排斥。他們指出,五角大樓持續在也門和索馬裡實施反恐計劃,而中央情報局(CIA)則憑藉秘密行動授權,開展了針對巴基斯坦境內的基地組織(Al Qaeda)及塔利班的一項規模更大的行動。奧巴馬拿來與打擊ISIS類比的,正是美國在也門和索馬裡的行動。
  然而,削弱並最終摧毀ISIS的目標所需的努力不同往常,超出了奧巴馬總統在第一屆任期內採用的“輕足跡”戰略的範疇。該戰略包括,對巴基斯坦和也門境內的目標發起數百場無人機攻擊,對伊朗核設施發動網絡攻擊,以及動用特種部隊對付海盜、恐怖分子巢穴和奧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奧巴馬描述的是一場持續時間會長得多的行動,其中組建並維持一個聯盟,以及在沙特的一處新基地訓練阿拉伯部隊,均需要時間和持續的關註。
  分析稱,此舉對伊朗會有什麼影響,更是一個複雜得多的問題。奧巴馬在講話中對伊朗隻字未提。但在白宮局勢研究室內,以及奧巴馬預先在非公開場合向一眾外交政策專家及記者介紹自己的策略時,這是一個頻繁出現的話題。奧巴馬政府的高級官員表示,這一新的努力必然會讓美國和伊朗站在戰場的同一邊。據報道,伊朗已經派出精銳部隊聖城軍(Quds Force)參與地面行動。
  “伊朗很可能會覺得,我們需要他們的協助來打敗ISIS,而這會讓我們在核談判中更通融,”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羅伯特·艾因霍恩(Robert Einhorn)說。“如果他們真這麼想,就是一種錯覺。”去年之前,艾因霍恩是與德黑蘭政府進行談判的美方談判團成員,負責實施貿易製裁。
  迄今為止,奧巴馬政府一直嘗試讓各個問題互不干擾,稱自己正在就ISIS問題與伊朗“溝通”,但並非協調行動。奧巴馬政府的一名官員稱,德黑蘭和華盛頓在打敗遜尼派極端分子上存在“利益共通之處”,這應該會讓二者有一個共同的目標。
  然而,既要應對伊朗的核野心,同時又要在一場地區性戰爭中和伊朗站在同一邊,這支舞跳起來殊為不易。奧巴馬剩下的28個月任期,看上去與他之前設想的相去甚遠,而這支舞,僅僅是最後這段時間里他的外交政策議程的一部分而已。  (原標題:美媒:對ISIS開戰恐將分散奧巴馬的全球戰略重心)
創作者介紹

qq66qqzr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